分享好友 人物首页 频道列表

宋教仁之死与他儿子为他报仇的情况

2022-09-14 11:3216820

1912年,中华民国宣告成立,腐朽的清政府早已倒塌,广大中国人民在一片黑暗中似乎看到了曙光。

为了政局的稳定,“国父”孙中山先生让出了总统的位置,表示愿意由袁世凯接任,但条件是:袁世凯必须从自己的大本营北平来到南京就职。

此时的国民革命军已经在战场上取得了节节胜利,中华民国的成立使得国内一众革命人士欢呼雀跃,认为此后的中国将迎接光明的未来。

但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让这一切戛然而止,迎接中国的将是更大的混乱。

“民国第一案”

1913年3月20日,上海已经先一步从料峭的寒冬中走了出来,街上的人们已经感到了一丝暖意。

但这一天阴云密布,空气中似乎散发着令人紧张的气息,路上的行人裹紧了大衣,匆匆忙忙地奔向各自的目的地。

晚上十点左右,上海沪宁火车站仍然熙熙攘攘,汇聚了形形色色的旅客。

在其中,有几位身着黑色礼服的男士走在一起,他们一边说笑一边走向火车站的检票口,心情十分愉悦。

这几位男士其貌不扬,但却都是南京国民政府的骨干人物,他们的名字是宋教仁、黄兴和廖仲恺。

其中,宋教仁更是后来被尊称为“中国宪政之父”,他为中国的民主革命所作出的贡献,可与“国父”孙中山比肩。

这几人今天前往火车站,是受到了大军阀袁世凯的邀请,希望他们前往北京商议建立中华民国的第一届内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宋教仁将成为中华民国的第一任内阁总理。

中华民国此时已经成立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国内形势虽然仍有所动荡,但一切都在向着好的一面发展,宋教仁和黄兴等人显得心情大好,言谈间不时发出爽朗的大笑。

但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平时警察四布、戒备森严的火车站,今天却显得有些过于平静,除了熙熙攘攘的旅客,这里没有一个警察的影子。

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

宋教仁走向检票口,就在他把车票递给检票员的时候,一名身穿灰色衣服的男子突然拔出手枪,对着宋教仁的正面扣动了扳机。

“啪”地一声枪响,宋教仁应声而倒,“我中枪了!”黄兴等人听见宋教仁的呼救,急忙向着宋教仁奔来,而那个凶手却不慌不忙,随意向着四周又开了几枪,引起旅客的一片慌乱后,从容地离开了暗杀现场。

“赶快送医院!我去找汽车!”宋教仁的好友于右任,保持了难得的冷静。

黄兴等人齐心协力把宋教仁抬上了汽车,在引擎的轰鸣声中,重伤的宋教仁被送往了最近的沪宁铁路医院……

“宪政之父”宋教仁之死

黄兴等人把宋教仁送到医院后,意外地发现医生竟然外出了。

在焦急地等待过程中,宋教仁越来越痛苦,他强忍着疼痛,对好友于右任说道:

“我这次恐怕是活不成了,有几件事需要拜托你,我在南京和北京收藏的图书请你全部捐给南京的图书馆,与其我一个人所有,不如拿出来让所有人读一读;

第二,我的母亲已经年迈,拜托诸君帮我照料,最后,请诸君继续以革命事业为重,不要以我为念!”

听到宋教仁的这番话,周围的人不禁都落下了眼泪。

就在这时,在外出诊的格尔本医生等人终于赶了回来,他们立刻为宋教仁安排了手术。

手术过程一度十分顺利,格尔本医生从宋教仁的腹部取出了小口径的手枪子弹,宋教仁被击中的部位也并不是要害,生还的概率很大。

但宋教仁的情况并没有因为手术而出现好转,反而愈加地痛苦。

医生这才惊讶地发现,那枚子弹上被凶手涂上了剧毒!

人们这才明白,这次枪击并不是凶手一时兴起,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

医生立刻为宋教仁安排了第二场手术,但已经无力回天。

在宋教仁的授意下,黄兴给袁世凯发去了一封电报,表示自己受到刺杀,已经无法前往北京。

电报发出后,宋教仁疼痛难忍,他紧紧握着黄兴等人的手,咬着牙地说道:

“我并不怕死,但不知道是什么人,与我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黄兴等人眼中含泪,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无法挽回地,宋教仁的气息逐渐微弱,临终之际,他拼劲全力地喊道:“我不甘心,不甘心!”

随后,这位一腔热血的民主革命家溘然长逝,年仅31岁。

谋杀案扑朔迷离,宋振吕千里追凶

3月23日,国民党在上海为宋教仁举行了葬礼,运送灵柩的路上,几千民众自发赶来为宋教仁送葬,他们在手臂上戴上了黑纱,默默地为这名一心救国的伟大革命家默哀。

人群中,一个面色稚嫩的少年咬紧牙关,强忍着眼泪,发誓一定要为宋教仁报仇,他就是宋教仁年仅十三岁的儿子宋振吕,此时他的脑海中,满满都是父亲那伟岸的身影。

宋教仁短暂而伟大的一生

宋教仁虽然刚过而立之年就死于非命,但他为中国革命事业作出的贡献,却是谁都不能否认的。

1882年,宋教仁出生在湖南常德的一个书香门第,当时清政府还在苟延残喘。

宋教仁在私塾读了几年书后,一举考中了秀才。

之后,传统的私塾教育逐渐没落,新式学堂兴起。

宋教仁也进入了湖北的一所中学学习。

就是在这里,他接触到了西方传来的进步思想,并参加了学校学生自发组织的革命团体。

1904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宋教仁结识了同样有志革命的黄兴等人,并成为了一生的挚友。

他们一同创立了革命团体华兴会,试图推翻清政府,建立一个民主共和的国家。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孙中山也在日本创立了同盟会。

经过接触后,宋教仁对孙中山的救国抱负和理念十分赞赏,便和华兴会的同志们一起加入了同盟会的阵营,之后便成为了其中的骨干力量。

宋教仁对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进行了深入地研究,曾撰文分析了英国、俄国、美国等传统列强国家的制度利弊,他眼光独到,不仅切中要害,还为中国之后的民主革命道路,提出了许多独到的看法。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中华民国刚刚成立,宋教仁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暗杀却夺走了他宝贵而又年轻的生命。

诡谲的谋杀案

宋教仁的死在全国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孙中山正在日本,得知消息后,他立刻指示国民党彻查此事,一定要找出凶手,并连夜赶回了国内。

就连北京的袁世凯也发出通告,严令部下查清此案。

但随后案情的发展却一波三折,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在江苏总督程德全的部署下,上海各地的巡警局倾巢出动搜捕凶手,并为提供线索之人开出了高达五千大洋的酬劳。

重赏之下,案件很快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一天,一个自称王阿发的商人来到了警局报案,声称自己掌握了凶手的线索。

根据王阿发的描述,就在案发的十天之前,他到英法租界里的一户人家推销古董。

一个叫做应桂馨的人接待了他。

应桂馨对购买古董并不感兴趣,却一个劲地盘问王阿发的来历。

在得知王阿发在上海并没有什么亲友后,应桂馨拿出一张照片,让王阿发去刺杀照片上的一个男人,并拿出了一千大洋作为赏金。

根据王阿发的辨认,照片上的那个男人正是宋教仁。

根据王阿发提供的线索,上海的警察立刻对这个叫做应桂馨的人展开了调查搜捕。

结果发现,这个应桂馨竟然也是同盟会的成员。

一声令下,上海大批巡警出动前往应桂馨的住处。

应桂馨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泄露,猝不及防之下,应桂馨和他住所内一共二十六人悉数被抓,经过指认,其中就包含了那天枪击宋教仁的凶手武士英。

但没想到的是,凶手都已经落网,但案情之后的发展却更加令人胆战心惊。

在对应桂馨的住处进行搜查后,上海巡警查获了多封电报,里面有着大量与刺杀宋教仁有关的内容,而与应桂馨进行电报往来的,竟然是袁世凯的亲信——北京政府的国务秘书洪述祖。

这一发现在全国引起了一片哗然。

无数的民主人士痛骂袁世凯公然谋杀革命志士,罪不容诛。

但袁世凯手中的武装力量不容小觑,没有人敢于站出来公然讨伐。

宋教仁去世一个多月后,上海法庭对这起案件进行了审判,但就在开庭的前一天,杀害宋教仁的直接凶手武士英,竟然在牢狱中离奇死亡。

审判过程中,上海法庭要求洪述祖和北京的国务总理赵秉钧发去了出庭对质的要求,但两人早就先一步逃入了青岛的外国租界,使得案件的审判停滞不前。

之后,关押中的应桂馨,也被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士劫狱救走,本来即将水落石出的案件,竟然在一夜之间风云变幻,脱离了所有人的控制。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洪述祖就是幕后指使杀害宋教仁的凶手,而这也与袁世凯脱不了关系,但洪述祖和应桂馨已经逃到了租界内,没有了对峙的人,这起谋杀案也成为了一滩浑水。

之后,孙中山无法忍受袁世凯的种种倒行逆施,发动了“二次革命”,但因为作战不力,孙中山和黄兴等人不得不前往日本避难,宋教仁被杀一案也只好不了了之……

儿子千里追凶,幕后黑手伏诛

由于时局的变幻,黄兴等人自顾不暇,再也无力为好友复仇。

但这并不代表宋教仁会白白牺牲,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宋教仁唯一的儿子宋振吕一刻也不曾停下追凶的脚步。

宋教仁被杀的那一年,宋振吕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

然而经历了父亲的死亡后,宋振吕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

在当时,袁世凯、孙中山、宋教仁,甚至洪述祖和应桂馨等人无一不是手握大权,在中国大地上搅风搅雨的人物,宋教仁被杀后,他们只将目光投向了威胁最大的彼此,都没有去关注一个瘦弱白皙的半大孩子。

这为宋振吕追查凶手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由于常年跟随在父亲身边,宋振吕也结识了一批爱国的有志青年,在宋振吕的组织下,这群人立志一定要将杀害宋教仁的凶手绳之以法。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洪述祖和应桂馨等人东躲西藏,也终有露出马脚的一天。

1914年2月,曾经的国务总理赵秉钧在天津突然七窍流血而死,死因成谜。

一个月后,应桂馨突然从山东露面,他以为风头已经过去,便满心高兴地前往北京,想要去袁世凯那里讨赏。

就在他坐火车行到半路的时候,两名刺客突然冲了出来,对着应桂馨一连刺了数十刀,应桂馨当场死亡。

而幕后主使洪述祖也没能躲过一劫。

宋教仁被杀后,他一直躲在青岛租界内不肯出来,十分地谨慎。

但三年后,洪述祖又惹上了一桩官司,不得不前往上海打理。

没想到,他刚一出法庭,就被一旁等待已久的宋振吕和同伴们,一拥而上将他拿下。

随后,洪述祖被押往法庭接受审判,最终被判处绞刑。

行刑的那天,洪述祖由于身体肥胖,绞索刚刚升起,他就因为不堪身体的重量而身首异处,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宋教仁去世后,他的儿子宋振吕不但为父报仇,让凶手一一伏诛,也接过了他父亲生前的革命事业。

宋振吕加入国民党后,一度任职国民政府审计部,也曾追随父亲的脚步前往欧美学习考察。

但就在他年仅三十六岁的时候,却因为突发疾病去世,仅仅留下了一个女儿。

最后以孙中山先生为宋教仁写的挽联做结,祭奠为革命捐躯的父子二人。

作民权保障,谁非后死者?

为宪政流血,公真第一人!

反对 0
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