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好友 人物首页 频道列表

39军打服美军几大悍将,毛主席庆功宴上拉住39军军长:坐我身边来

2024-05-21 22:5030680

39军打服美军几大悍将,毛主席庆功宴上拉住39军军长:坐我身边来


“他是王牌,老子就是王中王!”

“中国人?那些黄种人也会打仗?”

这是在1950年10月底,美国陆军骑兵1师8团团长帕尔默上校一到云山就放出的“豪言壮语”。他从南朝鲜1师师长白善烨口中

得知,正前方有一支战斗力极强的中国军队。

骑兵8团是美骑1师的先头部队,他们看着被打得狼狈不堪的南朝鲜1师,纷纷露出鄙夷的神情。他们也确实有资格这样,美骑1师

的历史可以追溯至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冲锋时总是全军打头阵,一战二战打遍西方无敌手,人送外号“开国元勋师”。


南朝鲜军在他们眼里,自然是很受“鄙视”的。

不过帕尔默上校不知道的是,他的部队不久后也会和南朝鲜人“同病相怜”。

因为就在不远处的志愿军39军指挥部里,一位和他一样身经百战的指挥官也放出了豪言壮语。只是,他并不知道美军王牌已经到了。

“老子要用云山城里的南朝鲜1师下酒!”

39军军长吴信泉在指挥部里捶地图怒吼。


39军军长吴信泉


吴信泉是湖南平江走出来的将领,从小胆子就大,这也预示着他的革命生涯注定战功赫赫。从红军到八路军,从反“围剿”到

南下支援新四军,吴信泉几乎“打满全场”,每次战斗他都是冲锋在前,奋勇前进,战士们经常深受感染,也跟着拼死冲杀。

从1930年到1945年,吴信泉的职务从连指导员一路升到了纵队副司令员。

解放战争爆发后,吴信泉先是跟着林彪纵横东北,打下了关外的广袤黑土地,然后又以四野39军军长的身份跟着百万雄师从山海

关一路杀到广西镇南关,征战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

而他麾下的39军也成了中国数一数二能打的王牌部队。


那时的吴信泉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会有幸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和美军交战的将领,这大概就是王牌的宿命吧。

但直到1950年11月1日前,吴信泉仍以为北朝鲜云山城里驻扎的是南朝鲜军。

作战计划已经定下来了,39军于当晚7时对云山发起进攻,同时派出343团赶往敌人的主要补给线阻敌增援。当团长王扶之带领

战士们到达阻击阵地后不久,他们便遭到了美骑兵5团的攻击,美军数不清的炮弹、炸弹将志愿军阵地炸成了一片焦土,但343团

的战士们毫不畏惧,等美军士兵冲锋的时候,对着他们就是一通精准弹雨。

美军一次又一次冲上去,然后一次又一次留下满地的死尸,这些美国大兵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顽强的部队。冬季的朝鲜天空

黑得很早,双方战至暮色降临,骑兵5团仍没有前进一步,而志愿军仅发动了一次出击就歼灭了美军一个连。


志愿军俘虏美军


云山城内,损失惨重的南朝鲜军纷纷逃跑,帕尔默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人马在一种极其混乱的情况下移防。与此同时,志愿军

也发现了南朝鲜军逃跑的趋势。

“他们要是跑了,老子的下酒菜不就没有了吗?”吴信泉骂骂咧咧,随即便把总攻时间提前到了17时。

16时40分的时候,39军的两个炮兵团便冲着云山发出怒吼,炮火洗地整整进行了20分钟。直至17时,39军除了打阻击的343团

外的所有部队在冲锋号的加持下,朝着云山城发动了潮水一般的攻击。

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炮火和来自四面八方的冲击波吓得目瞪口呆,本就慌乱的队形变得更加杂乱无章,志愿军一边推进一边抵

近射击,接敌之后便如条件反射般开始残酷的白刃战。


直到这个时候,39军才发现自己打的居然是美国人!而且还是王牌部队!

吴信泉立刻把这个“惊人发现”给彭总发了电报,还愤然“吐槽”了一句:“吃肉碰到块骨头,怪不得火力这么强!原来是美国

人的王牌军,继续进攻,老子才是王牌!”

彭总的回电就一句话:“坚决消灭美军王牌师!”


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朝鲜


这一命令传到了每一位士兵耳中,所有人士气骤增:

“它是王牌,老子就是王中王,专克王牌军!”

我军冲入云山城后,城内便传来一片片喊杀声和哀嚎声,喊杀声是志愿军的,哀嚎声是敌人的,拼刺刀美军根本就不是我军

的对手,立马被杀得人仰马翻。

云山成为了美军的噩梦。


战斗一直进行到次日凌晨,骑8团全面崩溃了,那些在前一天还在蔑视南朝鲜的美国大兵很快就变得和他们一样狼狈了,所

有人死的死,逃的逃。

云山战役是39军入朝的第一战,也是志愿军入朝的第一战。说实话,第一场战斗就痛打美军头号王牌,这多少都有些意想不到。

在云山外围,骑兵5团还没有突破王扶之343团的阻击阵地。

美第一军军长米尔本和骑1师师长盖伊都慌了,他们跑到骑5团督战,骑5团团长约翰逊因此精神大振,竟亲自披挂上阵带着

大兵们冲锋,结果志愿军一颗迫击炮弹就让他见了上帝。


团长阵亡使骑5团军心骤崩,米尔本绝望地听着云山方向的炮声,看着根本无法逾越的志愿军阵地,万般无奈地下达了撤退

命令:“我命令部队放弃进攻,立即向南撤退。”

骑1师师长盖伊非常诧异,米尔本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我明白你要说什么,我和你们一样痛恨这个决定,但我会对此承

担责任,这是我一生中做出的最让我心碎的决定。”


朝鲜战争中的美军


这是中美两军历史上的第一次交手,志愿军39军大获全胜,击毙击伤俘虏敌军2046人(其中美军1840人),击落飞机3架,

缴获飞机4架,击毁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辆,火炮119门。

美军骑兵8团遭到重创,第3营被全歼。吴信泉本想用南朝鲜这块“肥肉”下酒,没成想却啃到了美骑1师这块“硬骨头”,

而且还给他们奉上了一场“中国式的葬礼”。

云山一战,让志愿军们认为原来美军并不是不可战胜,但也让他们了解到了世界一流军队的水平。同时,这一仗也让以往战

无不胜的美军彻底沦为了全世界的笑柄。


麦克阿瑟勃然大怒,从此,吴信泉这个名字就正式受到了“联合国军”的重点关注。

收复平壤,杀进汉城

云山战役后,一位被俘的美军少校说:

“我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战场上从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战法,我在西点军校也从没学过这种战法。你们中国人这种

奇奇怪怪的打法,我们是在没法对付。”

他所说的“奇怪打法”,就是吴信泉的39军最擅长的夜战近战和穿插分割。

当美军还没走出云山惨败的阴影时,39军就又率部投入到了“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了。


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


为了对付西线的美第1军,彭总先是命令志愿军砸掉其右翼的南朝鲜第二军团,然后让38军和42军在美1军的背后捅刀子,

39军、40军、50军、66军则在美1军左翼正面跟他们死磕。

吴信泉带着39军越战越勇,不仅让美25师迎面狠狠挨了一棒子,其麾下的24团更是遭到了重创。

不过整个二次战役中,39军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劝降了美军一个黑人连。

这也是我军的政治攻势第一次在外国战场上发挥作用。


1950年11月下旬,美军一个黑人连行进至九龙江边的九洞北山一带。39军116师347团2营的4连、5连立马将他们压缩在一

片地势较低的树林里,插翅也难飞。

39军两个连的官兵先后对这个黑人步兵连发起了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这个黑人连连长终于举着一张白纸从树林中走出来,

后面跟着一大群举着双手投降的黑人士兵。

经过审讯,他们是美25师黑人步兵24团3连,全连共有148人。


这个黑人连的士兵都在战俘营受到了优待,很多黑人士兵都说,他们在中国战俘营感受到了他们这辈子从未感受过的平等。

要知道美国军队里白人对黑人的压迫是很严重的。而中国人的做法让他们明白他们发动的是一场错误的战争。

美军黑人连成建制地向志愿军投降,这说明美军阵营正在起着变化。在116师师长汪洋眼里,这可以说是志愿军在二次战役

中的最大战果,其国际影响甚至超出了一场战役的胜利。


志愿军战斗英雄表彰大会


从11月27日开始,“联合国军”在平壤驻扎了不到2个月便又要撤退,而且撤退得很慌乱。

12月4日,吴信泉按照志司的指示,命令39军116师向平壤以北推进,找机会攻进平壤。对吴信泉这样的悍将来说,这种

命令和让他第一个攻进平壤没有区别。于是,116师沿公路迅速南下,经安州、文德、肃川、平原等地向平壤推进。

两天后的上午10点30分,116师346团率先攻占平壤,终于收复被敌人占领了47天的北朝鲜首都。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非常惨烈,中国军队以8万多的伤亡(其中冻伤5万)换来了歼敌36000人(其中美军24000人)的战

绩,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意外“战绩”——战役结束前一天,一个蹩脚的南朝鲜司机将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送去见

了上帝。

沃克的死对中国人来说却是半喜半忧。喜得是,朝鲜战争爆发不到半年,美军就阵亡了一个集团军司令,这对敌人的士气打

击极大;忧的是,沃克的死也让“联合国军”迎来了一个今后会给中国人制造无数麻烦的美军悍将——马修·邦克·李奇微。

第二次战役之后,吴信泉的39军继续向“三八线”推进。同时,为了粉碎敌人在“三八线”重整旗鼓的决心,志愿军发动了

第三次战役。


正在冲锋的志愿军


39军接到了在元堂里至石湖地段突破临津江的任务,116师师长汪洋给吴信泉上呈了一份大胆的计划:利用雪地的掩护,将

7个步兵营、6个山野炮兵营、8个团属炮兵连和师、团指挥机构总计7500余人潜伏在距离敌人150米至300米的对岸,然后

再发动进攻。

临津江对岸是南朝鲜白善烨的军队,这群二流部队居然硬是没发现7500多名志愿军就埋伏在江对岸百米开外。

12月31日16点40分,志愿军炮兵集群的近百门火炮向敌人前沿阵地开始倾泻炮弹,南朝鲜军被数千枚炮弹打得晕头转向,他

们惶恐地看着对岸数不清的炮口正朝他们怒吼,然后便从雪地里冒出大片大片的志愿军战士,喊着“缴枪不杀”的口号向他

们冲过来。


116师7500多名战士,仅用5分钟就渡过了临津江。

此后,116师继续向敌人纵深推进100多公里,一直打到了“三七线”附近的水原,39军也因此成为朝鲜战争中中国军队往半

岛南部攻得最远的1个师。

1951年元旦前夕,志愿军只用了一小时就突破了李奇微精心策划的“固若金汤”的防线,李奇微感叹:“真没想到中国军

人在这片毫无生机的土地上发动了元旦攻势!”

1月3日上午,彭德怀下令吴信泉的39军和曾泽生的50军向汉城发动进攻,李奇微早就跑了,驻守在这里的英军皇家来复枪

团、皇家重坦克营被志愿军打得狼狈逃窜,重坦克营的31辆“百人队长”坦克全都被击毁俘获了!


志愿军缴获英军坦克


第二天,39军在硝烟中攻进了南朝鲜“首都”汉城。

39军成为了唯一一支既攻克平壤又攻克汉城的志愿军部队。

当天晚上,116师师长汪洋在李承晚的床上睡了个好觉,348团副团长周问樵还跳进李承晚的浴缸里泡了个热水澡。

志愿军攻克汉城的时候,在美军指挥部发现了一件睡衣,上面写着:“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官谨向中国司令官致以敬意。”

一看就知道,这是李奇微写给彭德怀的。

但同时也像是写给吴信泉的。


后来,李奇微窥见了志愿军“礼拜攻势”的天机,便在1951年1月25日发动了第四次战役,结果志愿军在西线和东线都让

“联合国军”吃了大亏。吴信泉带着他的39军参加了有着“抗美援朝最大的完胜”之称的横城反击战,创造了毙伤敌人

3300多人,俘虏美军800多人的出色战绩。

“联合国军”付出了7.8万人的巨大牺牲,李奇微仗着出众的机械化能力继续往前推进,本以为可以拿下汉城重创志愿军,

没想到吴信泉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在等待着他。


抗美援朝版“水淹七军”

1951年3月底,李奇微带着他那“不可一世”的大军冒着风雨一路狂奔,又和志愿军艰苦鏖战了2个多月才以极大的代价

占领了汉城。

在李奇微看来,这完全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胜利。


第二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马修·邦克·李奇微


四次战役中,彭德怀率领志愿军让“联合国军”在东西两线都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之后,便向北撤军了。李奇微发现,即便

自己发现了志愿军“礼拜攻势”的天机,战绩也没有达到他心中预想的效果,但现在志愿军的撤退又给他创造了一个“绝

佳战机”。

“第10军全速北进,狠狠打击中国人!”

显然,让李奇微接受“联合国军”占领汉城这个“惨胜”,比让他接受失败还难。

但他恐怕又要失望了,因为在前面等着他的是朝鲜战场上从未打过败仗的志愿军39军。


吴信泉奉彭老总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阻挡李奇微,为大部队撤退赢得时间。

而李奇微认为中国军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鏖战,按照“礼拜攻势”的规则,他们的弹药和粮食恐怕早就用得差不多了,只

要美军穷追不舍,定能将吴信泉的不败记录破掉!

李奇微判断得一点也没错,追上来的美第10军下辖陆战1师和美骑1师两大王牌,经过长时间鏖战且缺粮少弹的39军就算是

天兵天将,这次也绝对抗不过他们的进攻。


指挥部里,吴信泉把目光停在了附近一个带有大坝的人工湖——华川水库上。他淡然一笑,突然计上心头。

4月初,李奇微带着他的第十军紧赶慢赶,终于到达了华川一带,随即命令骑1师打头阵,先头部队向华川大坝发起冲击。


美军机枪阵地


但他们一攻上去就遭到了志愿军的阻击火力,没想到吴信泉还在这里部署了兵力。李奇微看来这种行为只不过是在徒增

弹药的消耗量而已,完全是苟延残喘的无用功。

4月8日晚上,美第10军所有部队已全部到达汉江南岸。

李奇微确信对面那个中国将领已经黔驴技穷了,只要第二天下令全军进攻,他根本想不出缺粮少弹的吴信泉还能有什么

办法扭转战局。


高枕无忧的李奇微嘴角扬起一丝胜利的微笑。

第二天凌晨4时,迫不及待的李奇微趁着夜黑风高,命令陆战1师迅速渡河进入攻击阵位。

就在美军大规模渡河时,从远处突然传来巨大的水流声。


只见水坝的10个巨大的水闸被全部打开,积蓄已久的华川湖水就像脱缰的野马那样喷薄而出,向下面平原上正在渡河

的“联合国军”猛扑过去。

巨大的洪水波涛以雷霆万钧之势向“联合国军”迎面袭来,敌人万万没想到,志愿军居然会开闸放水!


美军将领在浮桥上


连日的大雨让华川水库的水位比平常增加了不少,这么多洪水倾斜而下,“联合国军”所在的平原水位不到半小时就上

升了1米,渡河浮桥全被冲垮,水库下游全部沦为泽国。营地的帐篷物资被冲得七零八落,坦克、装甲车全被冲得熄了火,

火炮集体罢工,弹药箱也被冲进了水里,根本无法使用了。

李奇微呆住了,眼前的一幕完全颠覆了他几十年的军事理念,本以为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让对面那个弹尽粮绝的中国将领

束手就擒,但他竟然不费一枪一弹,只用自然之力就阻挡了自己“不可一世”的美军精锐。


身经百战的李奇微对这突如其来的滔天巨浪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官兵们被凶猛的洪水吓得惊慌失措,哀嚎遍地。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吴信泉用望远镜看在眼里。李奇微不知

“哈哈哈,这叫水淹美国海军陆战队!”

道的是,与其说它他这次是栽在吴信泉手里,倒不如说他是栽在了中国老祖宗的手里。公元219年,关云长用

计在河道上游筑坝蓄水,冲垮曹魏大军,生擒于禁,怒斩庞德,继而攻克樊城,威震三军。


1700多年后的朝鲜,吴信泉如法炮制,给美军悍将李奇微好好上了一堂生动的中国传统军事课。被中国人没完没了的战争

艺术给逼疯的李奇微恼羞成怒,竟还命令士兵对水坝上驻守的志愿军发起冲击。

结果可想而知,美军的士气已经荡然无存。


被水淹后的美军坦克


吴信泉用一个水库里的储水阻挡了李奇微整整一周,为大部队的撤退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当李奇微付出了一万人的伤亡代价

好不容易才占领华川水库时,吴信泉和他的39军早就跑得没影了。

李奇微在战后无奈感叹:“中国人太会打仗了!”

麦克阿瑟又一次暴跳如雷:“这个39军到底是什么‘魔鬼’?还有这个叫吴信泉的中国将领,简直太可怕了!为什么他每次

的战法都令我们捉摸不透?!见鬼,谁能告诉我中国人下一次又准备干什么?!”


“信泉同志,坐我旁边吧!”

1951年6月,也就是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结束之后,中南海丰泽园将星璀璨,38军军长梁兴初、39军军长吴信泉、40军军长

温玉成、42军军长吴瑞林这四个在朝鲜战场上表现极为出色的四个军的军长,专门被毛主席请到北京当面汇报战绩。

毛主席准备了四菜一汤的家常便饭,这对他来说已经很奢侈了。


还没开席的时候,毛主席就一把拉过吴信泉:“来,信泉同志,坐我旁边吧!”

吴信泉没想到毛主席竟会让他在自己身边落座,便十分拘谨地坐下了。


吴信泉将军(右二)


毛主席在席间大赞吴信泉,说他创造了五个“第一”:

为志愿军首开纪录,击败了开国元勋师——美国第一骑兵师;

率领39军在第二次战役中率先收复平壤,成为第一支进入平壤的志愿军;

在第三次战役中率先攻进汉城,和50军一道成为第一支进入汉城的志愿军;

39军通过战场政治攻势,奇迹般地第一次让美军一个黑人连全建制投降;

率领39军在横城反击战中毙伤美军3300多人,其中俘虏美军800多人,创造了俘虏美军人数第一的记录。


毛主席还说,经过战场上的实践证明,美军并不可怕,就是个纸老虎。

吴信泉将军率领的39军在朝鲜打满全场,3年战争中消灭了足足6万余人,而且没有一场败绩。因为吴信泉立下的汗马功劳,

他在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吴信泉将军一生生育了8个儿子、4个女儿,这个数量即便在当时也是“惊世骇俗”,都够组成一个加强班了。周总理称吴将

军是“航空母舰”,有时竟会问起:“你们家的‘航空母舰’近来可有添新‘飞机’?”

生活中的吴信泉最大的兴趣爱好便是运动,不管是足球篮球还是乒乓球,吴将军都相当热衷。战场上的吴信泉指挥千军万马,

战场下的他上了球场也想过过指挥的瘾。在场边看球之时,看到好球便大呼“精彩”,球员出现失误便大呼“臭球”,甚至还

冲下看台想过一把指挥的瘾。



吴信泉将军和夫人


对于看球,吴将军有言:“打球如打仗,必须勇猛有战术,如此方能战胜对手!”

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的好几个儿子组成了“吴家军篮球队”,在球场上大杀四方。

吴信泉将军不仅喜欢打球,跳舞也是一绝。别看吴将军是个性格粗犷的军中硬汉,跳起舞来竟也和专业舞者一般轻盈优雅,让

人忍不住驻足观赏一番。吴将军最喜欢跳的是华尔兹和探戈,每每军中举行舞会,他和夫人总是舞场中的焦点。


吴信泉将军是老革命家,一心为国却从未有过私心。他跟12个子女反复强调的就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永远跟党走,兄弟姐妹

之间要永远团结。

1992年4月2日,为革命奉献一生的吴信泉老将军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


反对 0
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