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土风情
文人雅士与吃蟹 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在病榻上仍不能忘怀肥美的螃蟹
2020-09-29 20:57  点击:153

桂子飘香的时节,最宜揽一缕清风,与三五好友举杯邀月。若要添些佳肴为这金秋增色,那一定非蟹莫属。

01

从古至今,吃蟹是一件极其风雅的事

中华民族是较早懂得食蟹的民族。在西周时代,古人就学会了制作蟹酱;魏晋时期,“持螯餐菊 ”的吃蟹之风开始盛行;宋朝时,开启全民吃蟹风潮,研究出了“蟹酿橙”这样的名菜;明朝人也甚会吃蟹,还发明出了划时代的“蟹八件”。

斗转星移到现在,大闸蟹历经沉浮,早已成为秋天的一种民俗和仪式,不论名流人士还是寻常百姓,都会在金秋品味这一人间至味。

爱吃蟹的古人不少,根据现在流传下来的文献来看,发现古人吃蟹,是件极为风雅的事。


最早的蟹痴是东晋的毕卓,他把“持杯擘蟹,一生拍浮”当作人生理想,带动了后续无数文人雅士持蟹举觞的传统:李白大赞“蟹螯即金液”,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在病榻上仍不能忘怀肥美的螃蟹。

宋朝大学士兼美食大IP苏轼一生仕途坎坷,数次流放蛮夷之地,螃蟹给他带来了精神慰藉和快乐。他曾经感慨道:“左手持蟹螯,举觞瞩云汉。天生此神物,为我洗忧患。”

拥有“食蟹”终生成就奖的明代剧作家李渔,自称以蟹为命,一生嗜之。从上一年大闸蟹退市就开始存钱为第二年做准备,称这笔钱为“买命钱”。

前半生落拓不羁的明末文学家张岱,也很善于吃蟹,他认为食物之中不加盐醋,也够滋味的就属河蟹了。每到十月时节,他都会和朋友举行吃蟹会,所搭配的菜色,则是肥腊鸭、牛乳酪等,在蔬菜、果品上则搭配兵坑笋、谢橘、风栗、风菱,饮品则是兰雪茶。后来他回想起过去奢华不羁的经历。怀着忏悔的心情,为自己写下《自为墓志铭》。

今人吃蟹,不仅在吃,更饱含一份心意

近代文学家鲁迅先生关于吃螃蟹有一段论述“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

这话有些道理。螃蟹长相古怪,外壳坚硬如铠甲,想要吃它的肉确实需要勇气。

吃螃蟹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慢工出细活的闲情逸致,古代那些文人雅士都是如此。所以吃螃蟹有一个前提就是:不饿而食。就是在不饿的前提下,才能优哉游哉地忙活半天,只为了吃那一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