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华
邓华:用一生书写我军军史传奇的开国上将(一)
2020-05-01 20:37  点击:134

一、从红军中“打铁的人”到深入冀东抗日

邓华原名邓多华,字实秋,1910年4月28日出生于湖南郴县永宁乡陂副村的一个书香世家,他自幼天资聪慧,受到开明父亲的影响和教育,勤奋好学,富有正义感。1925年夏天,年方15岁的邓华进入长沙岳云中学读书。受当年5月爆发的五卅运动的影响,他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爱国学生运动,从此思想上日渐倾向共产主义,还积极参加爱国学生运动,他曾在《论青年人生观》一文中慷慨地写道:“青年人当舍身报效祖国,挽救国家危亡,解放亿万生灵涂炭!”

1927年3月,在长沙读高中的邓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共产主义奋斗也成为了他终生的事业。1928年1月,他参加了由朱德、陈毅领导发动的湘南起义,并在工农革命军第7师政治部任组织干事。1928年4月,朱、毛红军会师井冈山并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邓华历任红4军组织干事、第3纵队政治部组织科科长。1929年12月,他出席了中共红4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由于对政治建军原则见解深刻,深得毛泽东的赏识。

1930年4月,闽西苏维埃政府组建了由邓子恢出任政委的红12军,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为把红12军建设成正规红军,朱、毛决定抽调以邓华为代表的红4军军政骨干去充实红12军,邓华历任红12军教导队政委、红36师政委。到任后,他坚持“党指挥枪”的原则,迅速提高了所部的战斗力。红36师因为运动神速,善于独立作战而被誉为“铁脚板”“两足高度机械化”部队。

1930年6月中旬,根据全国红军代表会议的决定,各地红军按地区分片集中,组建正规军团。于是,红4军、红6军(后改称红3军)、红12军经过整编,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朱、毛分别担任过军团长、政委,邓华又回到了毛泽东的身边,历任红一军团第1师3团政委、2团政委,率部参加过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凡是他担任过政委的部队都被誉为“铁的红军”,战斗力都极其旺盛,因此毛泽东称他为“打铁的人”。

◆1931年,邓华于福建汀洲留影。

1934年春,由于能征善战,邓华进入红军大学高级指挥科学习,其军事指挥艺术由此得到了提高。1935年10月,随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他历任红一军团第2师政治部主任、红1师政委、红2师政委,率部参加了直罗镇、东征、西征和山城堡战役。尤其是山城堡战役更迫使国民党军停止了对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进攻,最终促成了西安事变的发生。

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国共合作抗日。同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改编命令,将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邓华担任八路军第115师685团(团长杨得志)政训处主任,参加了著名的平型关战斗,一战而天下惊。此后,邓华在抗日烽火中浴血奋战,历任115师独立团政委、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政委。当时,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处于日军围困之中,而杨成武为司令员、邓华为政委的第一军分区更是深入北平、保定、张家口、大同之间,是插入日军心脏的一把尖刀。

1938年2月,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从红军骨干比较多、战斗力比较强的第一军分区抽调了一部分兵力,由邓华负责组成了邓华支队,决定进军冀东。2月20日,邓华率部从涞源出发,逐步开辟了平西、房山、涿县、涞水、良乡(今属房山)、昌平、宛平(今属北京市丰台区)等抗日游击区,并在平西部分县建立了抗日政权,组织了地方武装,扩充了部队,为挺进冀东建立了前进基地。

◆1936年,邓华于陕北留影,前排右起:杨得志、邓华、朱瑞、熊伯涛、孙毅,后排右二为萧华。

1938年5月,八路军总部又将在晋西北活动的宋时轮支队调到平西,与邓华支队合并,组成八路军第4纵队,由宋时轮任司令员,邓华任政委,率部挺进冀东开辟抗日游击根据地。部队曾一度挺进到当时的北平郊区,大振了八路军的声威。其后,第4纵队协助中共地方党组织领导了有20余个县和开滦煤矿共20余万人参加的冀东大暴动,发展冀东抗日武装10万余人,开创了冀东抗日游击根据地。后来,冀东抗日武装由于种种原因受挫,但中央军委曾充分肯定了第4纵队的功绩:“宋邓纵队深入冀东苦战数月,配合并促成地方党所领导的冀东起义,恢复冀东的中国政权,发动了群众,建立了冀东的游击区,扩大了我军在敌深远后方的政治影响,给敌人以打击,一般说来是获得了成绩的。”

1939年2月,在平西地区成立了以萧克为司令员的冀热察挺进军,邓华担任挺进军11支队司令员兼政委,下辖3个团。在邓华的率领下,11支队在平西地区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根据地,扩大部队和筹措长期斗争的经费,寻找机会打击敌人,支援冀东的抗日斗争,为完成挺进军“巩固平西、开辟平北、坚持冀东”的三大任务作出了巨大贡献。

二、挥戈晋察冀,邓华成为聂荣臻的爱将,授命镇守战略要地

1940年春,晋察冀军区成立第五军分区,邓华担任司令员兼政委,从此完全开始了其军事指挥生涯。第五军分区下辖3个团和1个支队,他一方面开辟雁北根据地;另一方面开展政治整军,提高军政素质,进行生产自救,减轻人民负担。同年8月20日至12月5日,邓华率领第五军分区军民参加百团大战,军区任命邓华为涞(源)灵(丘)战役左翼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向涞源、灵丘、广灵地区之敌出击。战前,邓华带领参谋人员翻山越岭勘察地形。9月23日,他登上涞源老虎岭,从山顶望去,涞源城尽收眼底。根据勘察地形的体会,他要求对各据点之敌情、地形侦察务须十分详尽,强调“不打无把握之仗”。随后,他和参谋人员反复研究作战方案,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对于战役的发起,他还强调兵贵神速,要突然发起攻击。攻占涞源北口、南坡头、枪风岭等地,准备工作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行的,及至战斗打响,敌人还蒙在鼓里。10月8日夜,邓华亲临战场前沿指挥强攻南坡头据点,一举歼灭日军70多名。军区聂荣臻司令员表扬说:“打得十分干脆漂亮。”百团大战期间,邓华领导的第五军分区共进行战斗9次,歼敌500余名。

1941年起,华北日军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八路军领导的敌后根据地,晋察冀根据地的革命斗争进入极其困难的阶段。因根据地面积相对缩小,晋察冀军区撤销了第五军分区,邓华被调到第四军分区担任司令员,和政委刘道生(建国后担任过海军副司令员)搭档。第四军分区下辖5个团和2个支队,所属10多个县处于滹沱河两岸,土地比较肥沃,是晋察冀根据地的粮仓,也是日本侵略者掠夺的重点。让邓华镇守这一地区,可见聂荣臻对他的器重。

◆1941年12月,邓华于晋察冀军区第四分区司今部驻地合影,中排右一为邓华,前排左一为邓华夫人李玉芝。

1941年秋季,日军采取“铁壁合围”“梳篦式清剿”等战术,对晋察冀根据地进行了大“扫荡”,兵力达7万多人。其中,进攻第四军分区之敌有1.5万人之多,他们兵分六路出动,妄图寻找邓华部主力决战。在邓华、刘道生的指挥下,第四军分区主力部队巧妙转移,与敌人捉迷藏、跳圈子,摆脱了敌人的合击,保存了有生力量。同时,他们指挥部队广泛开展游击战,在敌必经之路上伏击和阻击敌人或实行麻雀战,迷惑骚扰敌人。通过灵活运用我军的战略战术,邓华率部屡屡重创日军。比如,第四军分区的一个连,在南北强安地区就牵制敌3000多人,“麻雀战”从上午10时一直打到下午5时,日军被搞得晕头转向,被打死100多人。此外,他还领导发动广大民兵参战,使日伪军处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迫使敌人不得不退出根据地。

1942年起,日伪军在根据地周围大量修筑据点、堡垒,挖封锁沟,建封锁墙,制造无人区,对根据地实行“蚕食”,他们还经常派出部队“扫荡”,使第四军分区面积进一步缩小。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和极其严重的局面,邓华、刘道生坚决贯彻执行上级对敌斗争的方针,一方面积极组织部队和民兵打击进犯之敌;另一方面对部队进行整训,提高战斗力,建立和加强地方武装。邓华还组织精干的游击小分队到根据地周围的日伪统治区,建立小块根据地,进行反“蚕食”斗争。

◆1944年,邓华在延安党校学习时合影,前排右起邓华、陶铸、宋时轮,后排左为萧向荣.右为李涛。

1943年2月1日,在邓华的指挥下,第四军分区主力部队对日军以白龙少将为指挥官的进犯之敌发起攻击,一举攻克敌小口头据点,毙伤敌人200余名。随后,他率部三打刘库池、夜袭东寺、强攻谭庄,10天内共毙伤敌人700多名。同年9月至12月,在日军进行的所谓“毁灭性扫荡”期间,第四军分区军民与敌作战数百次,歼敌2400多人,挫败了敌人的“蚕食”和“扫荡”。

1944年2月,邓华调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二旅政委,开赴陕甘宁边区,后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为他日后成为一代名将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三、攻锦州、打天津,邓华的两次进言最终改变战局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邓华远赴东北,历任东北保安副司令兼沈阳市卫戍司令、辽西(后改称辽吉)军区司令员、东北民主联军辽吉纵队司令员、东北野战军第7纵队司令员、第44军军长、第四野战军15兵团司令员,是林彪、罗荣桓手下主要战将之一。

1948年9月,中央军委命令东北野战军,“歼灭锦州至唐山一线之敌,并攻克锦州、榆关、唐山诸点”。毛泽东同将帅风采时指出:“如果在你们进行锦、榆、唐战役(第一个大战役)期间,长、沈之敌倾巢援锦,..确立打你们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发动辽沈战役。我军一部首先远距离奔袭北宁路锦州至唐山段,连克绥中、兴城和锦北屏障之义县,完全孤立了锦州之敌,这是辽沈会战第一阶段。当时,锦州共有蒋军11万余人,并筑有坚固的城防工事,不集中优势兵力是很难攻下的。林彪开始的战略部署,拟以主要兵力打援(以两个纵队阻击葫芦岛援敌,5个纵队阻击沈阳援敌,1个纵队围困长春之敌),以4个纵队兵力攻取锦州。时任第7纵队司令员的邓华认为:攻锦是战略第一阶段的重点,应以二分之一的兵力,即6个纵队在敌援兵未赶到之前拿下锦州。占领锦州,歼灭了锦州的敌人,打援敌就好办了;如果把主要兵力用于打援、阻援,虽较有把握,但是攻锦兵力不够,攻锦时间就要拖长。拿不下锦州,就可能使南北增援之敌会师锦州,最终形不成分割东北各点之敌、各个歼灭的局面。这条建议,他是反复考虑了几次后才提出来的。意见提出后,林彪当时没有答复。不久,他调来两个纵队,即部署五个纵队攻锦,一个纵队位于高桥地区作为战略预备队。进攻战役开始后,一天一夜就攻下了锦州,为全歼东北地区的蒋军创造了有利条件。11月2日,东北我军以疾风骤雨之势解放了沈阳,全歼了东北蒋军50余万人,东北获得了解放。开始,大家还认为是林彪采纳了邓华的意见,后来才知道这是中央军委指示林彪要集中主要兵力攻取锦州,不要在打援方面分散了兵力,是中央军委纠正了林彪的错误部署。也就是说,邓华和毛泽东在攻锦的作战方略上不谋而合。

◆1947年,辽吉军区领导人合影,前排右一为邓华,右二为陶铸,后排右一为高鹏。

1948年12月25日,作为向关内进军的第三梯队,邓华的第7纵队从辽阳一带出发,经盘山、沟帮子、锦州、锦西、兴城、山海关、昌黎、唐山,到达北塘一带集结。12月底,第7纵队奉命同另两个纵队一道夺取塘沽,3个纵队都归第7纵队司令员邓华指挥。任务是歼灭塘沽地区守敌,封锁平津敌人从海上逃走的去路。当纵队进到北塘以后,邓华进行了现场勘察后,发现塘沽蒋军是以塘沽外面的盐滩地为防御前沿,从正面向纵深层层设防,并用炮兵火力和舰炮火力支援战斗。我军进攻部队利用盐堤作掩护,作为冲击出发地区还是可以的,但发起冲击后就进入到了平坦的盐滩,没有任何掩蔽物,整个部队都将暴露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之下,这样伤亡必大。邓华感到仗不好打,所以他先用一个营作了试探性攻击。在攻击中,我军虽占领了一段盐滩地,但伤亡较大,这时邓华果断地命令停止攻击。

当天晚上,邓华考虑,中央军委和以林彪为首的平津“前总”决定打塘沽,具有伟大的战略意义,是完全正确的。但是,打塘沽部队伤亡必大,因为敌人军舰摆在海上,我军不能沿海岸包围塘沽敌人,平推只能把敌人逼到舰上,从海上逃跑。夺取塘沽只能完成封锁塘沽海口,阻止平津之敌从海上逃跑的任务,而不能全歼塘沽的敌人。攻塘沽不如打天津对我军有利,拿下了天津,也就封锁了北平之敌的海上逃路。经过考虑,邓华拟向平津“前总”提出不打塘沽,转而攻取天津的意见。第二天,为了慎重起见,他又与协同作战的兄弟纵队首长共同勘察了地形,对敌我情况作了进一步研究。大家一致认为,在这样的地形和敌情条件下攻塘沽,部队伤亡太大,如果用3个纵队协同兄弟部队攻取天津则更有把握,而且有利于全局。这样,邓华又考虑了一天,最后向平津“前总”(总前委)如实地反映了情况和意见。次日,平津前线参谋长刘亚楼和特种兵纵队司令员萧华及司令部作战处长和参谋人员,又和纵队首长们一起重新对地形和敌情进行了勘察,最后一致认为打塘沽得不偿失,攻取天津对封锁北平之敌东逃更为有利。于是,邓华和刘亚楼共同报告中央军委及平津“前总”,详细陈述了地形和敌人的守备情况,提出了不打塘沽转而攻取天津的建议。中央军委和“前总”在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决定以少数部队监视塘沽之敌,主力攻取天津。接到“前总”“立即向天津东北郊前进”的命令,邓华立即先派出纵队及各师侦察部队侦察天津情况,部队随即开进天津东郊。

1949年1月,6个纵队在经过10余天的战斗扫除了外围之敌,做好了攻城准备后,仅以一昼夜的时间便攻占了天津,10余万守敌被我全歼,也彻底截断了北京之敌从塘沽上船南逃之路,为和平解放北平创造了有利条件。

四、邓华预见美军可能在朝鲜东西海岸中腰部实施陆海空三位一体的登陆作战,毛泽东称赞“这个分析很有见地(未完,待续)